排行榜
| | 注册 |
播放记录

您尚未看过任何视频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情色 > 金庸时空2

2021-02-11 04:45:54


远处奔来七、八个人,为首是一名壮汉,满面胡须,手拿一把大刀。跟在他后面的人或俊或丑,也都拿着刀剑,看样子好像是贼寨的头目。

那些人一见到丁敏君,眼都直了。有人道∶“这女人刚刚给人干过!”几个人将丁敏君围在中央,有人的手已开始不安份地在丁敏君的裸体上乱摸起来。

丁敏君骤然发觉给一群陌生人包围,惊叫起来∶“你们是什么人?放开我!

孙公子!孙公子!你在哪里啊……“身体不停挣扎。

为首那壮汉“嘿嘿”一笑,将丁敏君的身上扳回来,颜面向上,伸手轻捏她乳房,淫笑道∶“小姑娘,给人干完了后丢在这里啊?哈哈,那小子可也真狠心啊。你叫什么名字啊……”忽然脸色一凝,蹲了下去,手捏着丁敏君的脸颊细细端详了一会,突然哈哈大笑∶“峨眉派的丁女侠,你……你……认得我么?哈哈哈……”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前仰后合。

丁敏君被人认出,羞耻之极。闭上眼睛,口里呜呜连声,叫道∶“你们走开……走开啦!不要看我!”粉脸涨得通红。

那壮汉伸手在丁敏君胯下的一抹,笑道∶“丁女侠还在爽呢……丁女侠,你前天还刺了我一剑呢,不是还很了不起吗?哈哈……弟兄们,将丁女侠抬回寨里服侍服侍。哈哈哈……”

丁敏君一听原来是仇人,骇怕之极。发觉有人将她抱了起来要走,便大叫起来∶“救命啊!孙公子救命啊……”身子猛扭起来。

那壮汉笑道∶“不用叫了,你那什么公子,就算本来要出来,现在看见我刘某在此,还敢出来吗?哈哈!走!”忽然头顶疾风吹过,定睛一看,面前站着一个身穿华服的青年公子,手拿折扇轻轻摇了一摇。

丁敏君大喜,叫道∶“孙公子救我!”

那壮汉瞧了丁敏君一眼,双眼在我身子不停打量。我刚才跃下的那一下可使得漂亮之极,故意装出一副身负绝艺的模样。他倒是不敢轻举妄动,说道∶“这娘们是你的?”

我笑了一笑∶“正是。这位英雄问也不问就要把我的女人带走,可也太瞧不起在下了。”

那壮汉嘿嘿一笑,道∶“这娘们是我的对头,今天我要她是要定了。阁下不妨划下道儿来,我看我们这儿八个人,阁下也未必能讨得到好去。嘿嘿!”

我揖一揖手,笑道∶“未知英雄是……?”

那壮汉见我客气,也还了一礼∶“我是虎鼻山刘龙柱,这几位是我的弟兄。

公子尊姓大名?“

我笑道∶“原来是刘英雄,久仰久仰!在下孙祖。丁姑娘是我的女人,要是给刘英雄就这么请了去,兄弟虽然藉藉无名,但在江湖上却也难于见人了。”

刘龙柱自然没听说过我的名字,笑道∶“原来是孙公子!可是今日我也是志在必得,那你说该怎么办?”

我朝丁敏君瞧过去,见她眼光一直对着我,似是充满着期望和哀求。我暗想这女人在小说里可恶之极,今天可还没捉弄够。笑笑对刘龙柱道∶“既是刘英雄要的,那我也不好阻拦。不过我想要个彩头,刘英雄可应承么?”

丁敏君惊叫∶“孙公子……”却给刘龙柱刀背在她屁股上一拍,全身猛地一颤。刘龙柱笑了笑,摸出一大绽银子,抛了过来。说∶“五十两够不够?”

我笑道∶“刘英雄金口一开,在下怎能讨价还价?”接过银子,抱拳笑道∶“刘英雄请!”刘龙柱哈哈大笑∶“孙兄可真有意思!我交了你这个朋友啦,日后有空记得来我们虎鼻山一聚啊,你说是我的朋友就行了!”

我笑称当然当然,目送着刘龙柱一伙扛了丁敏君而去。丁敏君哭闹不休,大骂起来,自然少不了挨上几拳、摸上几把。

我得意之极,将这泼婆娘奸淫够了之后还卖了五十两银子,大解看小说时的一口闷气。这泼婆娘落在仇人手里,她的骚肉洞可就有得受了,一定会给奸得开花。

一路得意洋洋,心想这一次可真是大快人心,生平得意之作当以此举为最。

手拿着银子一抛一抛的,慢慢离开。

走了一会,还没离开树林,迎面便走来一个中年尼姑。我一瞧她面容,顿时呆了,正是上回奸过一次的方艳青。心想乖乖不得了,这下可有麻烦了,但想避开已然不及。

那尼姑一见到我,满脸惊诧之色,停了下来,凝神半晌,退了一步。

我看得出她脸色有点害怕,心中一转,已然明了。要知道现在的时间已是上次游戏时的二十年之后,她从一个妙龄少女变成一个中年女人,而我面容却是一点也没变!想到这一点,干脆踏上一步,说道∶“你……你是方姑娘?你还认得我么?二十年前你家被害的那一天呀,你还记得么?”

方艳青见我直承便是当年之人,况且长相一模一样,心下更是惊骇。又退了一步,道∶“当真是你?”见我点了点头,突然大喝一声∶“管你是人是鬼,今天我就要斩妖除魔!”一掌疾拍而出,向我直扑过来。

好在我早有防备,一见她身形有异,立时使开神行百变急避,口里大叫道∶“方姑娘!方姑娘!可否听我一言?我知道你心中有许多谜团,我也是啊……”

方艳青掌势顿了一顿,喝道∶“你当年乘人之危,污辱于我,今天还有什么话说?”

我喘了口气说∶“当年的确是我不对,可是我也从魔教那里救了你出来啊!

我……“

方艳青打断了我的话,哼了一声,直瞪着我好一会儿,才道∶“好吧,你的确救过我一命。我今天就饶你一次,下次再给我碰到,就别怪我翻脸无情!你走吧!”

我心想好容易碰到她,一不做二不休,干脆就缠了上去,至不济到没办法时我还能随时退出。“扑通”一声跪倒在她脚边,扯着她的手哭道∶“方姑娘,自从我那天见到你之后,我日思夜想,只盼能跟你再在一起。方姑娘,我不管你变成了什么人,我……我要跟你长相厮守!我……我真的很喜欢你呀……”对着一个老尼姑说得这么肉麻,自己都不禁脸上发烧。

方艳青叹一口气,道∶“这又何苦呢。贫尼现已身入空门,法号灭绝。情孽之事,已经斩得一干二净了。公子请断了此念头吧!”

我听她口气已是松了许多,心中窃喜。哭道∶“方姑娘,自从那天之后,我在世上已经是无亲无故,自己也不知道身处何方。今日能够再见到姑娘,我……我决不会离开的……”

灭绝道∶“你先起来吧。你……你怎么没死?我明明看见你的脑袋给砍了一半下来啊……莫非……”直盯着我,身子不由又退一步。

我说道∶“我也不明白啊!那天我见到一把刀向我砍过来,然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到醒来的时候,就发现时间已经过了二十年了。方姑娘,我还以为你已经……”抹着眼泪作惊喜状,站起身来∶“没想到你不但还在人世,而且练成了这么好的武功。方姑娘,这些日子来我一直在骂自己啊,为什么在你临死前还给你添加痛苦。你原谅我吧,让我跟着你……”

灭绝一听我提起强奸她一事,哼了一声,道∶“那件事我不会原谅你的,你还是走吧!”

我哭丧着脸,道∶“方姑娘,我那时候是一时鬼迷心窍。那时我想我们两个一定都跑不了,一样要死为什么不死得快活一点呢,所以就……”又哭泣起来∶“就因为我太喜欢你了,方姑娘,我不想死时还是童子身呀……我……”

灭绝叹了一声,道∶“贫尼这残花败柳之身,何劳公子牵挂?何况贫尼已是出家之人。公子,以前之事一笔勾消,你走吧,我不想见到你。”竟是已原谅我了。

我哭道∶“苍海茫茫,你叫我置身何地?方姑娘,这些日子来我已是行尸走肉、生无所欲,今日如果再失良缘,又有何生趣?你不如一掌打死我算了。方姑娘,我只盼能常伴您左右,端茶扫地,我什么都不计较。方姑娘!”料定她不会再反脸,索性老着面皮,心想对这老尼姑虽然没什么胃口,但要是上了一定会赚分不少。再说即使上不了她,她身边还有不少弟子嘛。反正刚才对丁敏君那样玩法,今次的路费定已够本,最多随时退出。

花言巧语缠了老半天,灭绝终于叹道∶“好吧,可你不许再生邪心,须得规规矩矩。”我自然满口答应。问起那日情状,原来千钧一发之时她的师父来救了她去,带到峨眉山为尼。

一路上我只是表露爱慕之情,但灭绝心肠硬,就是不为所动。我知道凭她的臭脾气,今天对我的态度已是极其“温柔”了,要再进一步简直不可能。也就只好见步行步,跟她先回峨眉山再说。反正这儿一天只当现实一分钟,我有的是时间。

********************************************************************** 写丁敏君给奸淫之后卖了五十两银子,我是越写越得意的,真是大快人心。

我在写《金庸时空》时,有时会将我对一些小说中人物的意见发泄出来的,希望大家不会觉得没意思。

刘龙柱是我杜撰的无关人等,原着无此人物,各位就不必猜了。

(2)

峨嵋山上风景如画,不过我的目的并不是游山玩水。灭绝师太分配了我一份打杂的活,每天在山门前后遛达,却难以接近她的身边。好在我存心泡妞,峨嵋派上下不久也混得厮熟。

灭绝的弟子中尼姑不少,如静玄静虚静照之类,年近三十,长相马马虎虎,没什么胃口。年轻的少女也有不少,最漂亮的当然是纪晓芙,可惜她不敢回山,无法亲近;其次丁敏君也算长得不错了,已经给我玩翻天,还卖了五十两银子,全派上下正在为她的神秘失踪摸不着头脑;其余的可堪一提的也不多了,有几个小女孩长得水灵灵的很是可爱,不过她们的名字却没听说过,料想是书中没提到过,只好悻悻放弃。

看来看去,还能令人动心的而又是书中有的似乎只剩一个贝锦仪。这小姑娘十八、九岁年纪,在灭绝师太的弟子中算比较小的,绝大部分人叫她贝师妹,我也跟着叫贝师妹。我虽然没有拜师,但大家看出我跟她们的师父关系甚奇,怀疑是她的子侄一类,对我倒也客客气气。

目标锁定,每日里便有事没事跑到贝锦仪周围,凭一口甜言蜜语哄得她很是开心,只是峨嵋派门规森严,众弟子的日常起居一板一眼的,难以找到空子,更谈不上用强了。无可奈何之下,过了数天。

这一日,灭绝师太收了一个新弟子,乃是当世高人张三丰所引荐的一个小姑娘,自是周芷若了。我看她约莫十岁左右,容颜秀丽,十足一个美人胎子。她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一看就令人心疼。

“乖乖不得了,要是上了这个小姑娘,嘿嘿!”我嘴角凝笑∶“虽然小了一点,但可是金庸小说中极重要的女主角,上了一定大有益补……”心想她小小年纪,这时候还不会武功,虽然强奸幼女的罪名不小,但是,嘿嘿!

不料一过十余日,始终不得其便。周芷若每日晨起暮息,勤于练功,整天有一大帮大尼姑小尼姑围在一旁,灭绝师太还经常亲自指点。这小姑娘也是刻苦之极,竟没有一丝玩耍的时间。而到晚上,由于峨嵋派的弟子并不住单人房,一间禅房之内睡了十几人,更是无法下手。

“她奶奶的,周芷若怎么一点小孩天性也没有?要是换了黄蓉,一定每日满天飞奔,我就有机会了。”无可奈何之至,心想周芷若就是这个样,美则美矣,却不活泼。眼见无法下手,徒叹奈何。

算一算来这儿也二十多天了,我可不准备就这么无聊地呆太久。

这一日,灭绝师太突然派了静玄率八个大弟子下山,据说是去参加一场对天鹰教的围剿。贝锦仪因为偶泄风寒,只好乖乖留在山上。

上午大家都在练功,禅房里静悄悄地。我见机会大好,便去探望贝锦仪。

贝锦仪身体不适,有人来陪她聊天,自是高兴。我使出看家本事,哄得她服服贴贴,轻易便在她的药水中下了春药,喂她服了下去。

我笑咪咪地看着贝锦仪的身体开始变化,她双颊慢慢绽红,口里开始轻轻地哼着。突然看了我一眼,更是脸色赤红。别过头去,双手抱着上身,轻轻颤抖。

我笑嘻嘻地走近前∶“贝师妹,是不是很不舒服啊?”贝锦仪嗯了一声,答道∶“没有……没有……我……”头埋得低低的,说话声模糊起来。

我轻轻将她搂在怀里,道∶“我帮你看看……”手掌摸到她胸前,隔着衣服轻轻揉着。贝锦仪身子扭了一扭,突然抓紧我的手∶“不要……”

我笑道∶“别乱动,乖……”双手各抓着她一只乳房,隔着衣服猛揉起来。

贝锦仪小口张得大大的,“啊啊”连声,双手紧紧抓着我的手臂。我乘机低下头去,在她的嘴唇上吻了一吻,舌头侵入她小口之中。双手揉了一阵,便去解她的衣裳。

贝锦仪下意识地拒绝着,但她的力气在此刻是如此的软弱无力。纠缠了没两下,便给我剥光了上衣。我嘿嘿一笑,双手各握着她一只乳房,用力揉搓着,低下头去轻舔她的乳头。

贝锦仪淫声大作,身体不停地扭来扭去。她的乳房算是比较丰满的了,起码比丁敏君要大一些,两只乳头呈紫红色,已是立了起来。

我一只手玩弄着贝锦仪坚挺的乳房,一只手慢慢褪下她的裤子。贝锦仪好像浑不知自己的处女羞处已经露了出来一样,对我的动作没有什么反应,只顾着淫荡地呻吟着。她的胯下已是湿了一片,我两只手指在她的阴唇上轻轻擦着,将那淫液抹得她的阴毛尽都湿漉漉的。

贝锦仪的呻吟声越来越响,屁股还一挺一挺的,迎合着我手指的节奏。我笑了一笑,掏出已经涨大的肉棒,便直插入她的小穴。

贝锦仪“啊”的一声叫,双手捏着我的手臂好痛。我的肉棒慢慢深入,抵到她阴道中的一层薄膜之上。我看看贝锦仪眉头紧锁的俏脸,淫笑一声,用力猛的一捅,肉棒尽数没入贝锦仪紧窄的阴道之中。

贝锦仪身体骤然一震,喉中“咕咕”作响,屁股猛烈扭动起来。我肉棒停在她小穴之中暂不抽动,低头轻轻吻着贝锦仪的嘤唇,双手轻轻揉着她的双乳。贝锦仪 着眼睛,口里不停地呼出热气,身体慢慢软了下去,终于不再乱动。

我双手猛地握紧贝锦仪的乳房,肉棒开始抽插起来。贝锦仪的呻吟声渐渐响起,紧窄的肉壁湿滑无比,既使我肉棒的抽插不受阻碍,却又爽畅之极。

我将贝锦仪的双腿压在她的身上,肉棒一下一下猛插到底,直奸得贝锦仪浪声不绝,双手乱舞,泄了两次。

贝锦仪这个姿势,正好将她的屁眼露了出来。我笑了一笑,肉棒骤然退出她的肉洞,没等她反应过来,已抵在贝锦仪的菊花口,用力挤了进去。

贝锦仪“啊”的一声惨叫,身体一阵挣扎。我死死将她压在身下,将肉棒慢慢插入她的屁眼之中。

还没插入一半,突然听到房外有人在叫∶“贝师姐!贝师姐!什么事啊?”

还没等我回过头来,门“吱”的一声响,周芷若已走了进来。

一瞬间空气彷佛凝固了,我肉棒停止了在贝锦仪屁眼中的运动,悄悄抽了出来。那小姑娘显然不知所措,吃惊地张大着口,粉脸飞红,站在那儿动也不动。

只唯有贝锦仪尤自在淫荡地呻吟着。

我缓缓向周芷若走过去,打定主意,要是打不过随时就退出。但周芷若显然比我更怕,看我挺着乌黑的肉棒向她迫来,羞得连忙闭上眼睛,转身便想走。但已是迟了,我一掌刀重重击在她的后颈,将这小姑娘击昏在地。

我连忙闩上门,抱了周芷若上床。小美人儿昏迷之下的娇态令人不禁心跳加速。

“才十来岁就这么迷人,要是长大了……”虽是遗憾未能干上成熟了的大美人,但现时也机不可失。我几下拉扯,将周芷若的衣服剥光,将她娇小的裸体压倒在贝锦仪的身上。

贝锦仪迷迷糊糊地,发觉有异,喃喃道∶“我……我还要……要……这是什么?”我笑了一笑,在她丰满的乳房上抓了一把,将肉棒又再捅入贝锦仪的阴户中,轻轻抽动起来。贝锦仪淫声又起,身体微微颤动,带着她身上的周芷若一起一伏的。

我一边奸淫着贝锦仪,一边在周芷若身上乱摸。周芷若这时才十岁左右,身体尚未长足,胸前平平的,下阴光溜溜的一根毛也没有,那雪白的肌肤上一条细细的肉缝。我手指轻轻抠着周芷若的小阴户,分开她的阴唇便将中指硬塞进去。

但幼女的阴户紧细之极,手指还没进到一个指节便给箍得死紧,难以继续深入。

我心想一定得先润滑个透才行,忍着立刻奸淫周芷若的欲望,一边先慢慢享受着贝锦仪也是鲜嫩之极的肉体,一边到贝锦仪胯下抹了不少淫液,抠进周芷若的阴户里面。贝锦仪爽得正紧,只顾着自己扭动淫叫,却不知道我正在做着给她的小师妹开苞的准备。

忙得正欢,忽然听到门外有人声正朝这儿走近。我吓了一跳,忙停止动作,将周芷若从贝锦仪身上抱下来,拉过被子盖在她们身上,只露出贝锦仪的头。

敲门声响了∶“贝师妹!贝师妹……”听声音得有五、六个人。我匆匆穿好衣服,强作镇定,施施然走去开门。

门外果然有好几个尼姑,她们听到贝锦仪尤自在不清不楚地哼着,盯了我一眼,有人便道∶“她怎么啦?病得这么厉害?”

我忙答道∶“贝师妹好像有点神智不清了,我怕有问题,我还是去问问师太吧……”侧身让她们入房,拨腿便跑。她们一入房便走到床边,不掀被子一时也不会发觉其中有鬼,只当我跑去找灭绝了,也不起疑。

这下不敢停留,便直奔山门而出。一路碰到了不少师姐师妹,三、五人一群的,也向贝锦仪那儿走去。我胡乱支吾几句,心想人越多发现破绽就会越快,更是跑得飞快。到山门时已累得跑不动了,好在门外系了不少马,我忙解了一只,向山下疾驰而去。

一路上又是懊丧不已,暗悔刚才还玩什么前戏,径直奸了周芷若便是。这下错失良机,以后可就难啦。胡思乱想,那马直奔了一天,到傍晚时分,才到峨嵋山下的官道之上。

一上大路,我便放慢速度,让马慢慢走,这畜牲跑了一天也够累的了。

骤然发觉旁边走着几个尼姑,却是静玄等人。她们一见我,便道∶“孙公子也下山吗?”

我心想她们倒不知道我在山上干的事,不必避开。笑道∶“是啊,我想跟几位师姐去打魔教,行不行?”跳下马来,跟她们走在一块。

静玄等人并不知我的来历武功,只知我跟灭绝师太有些关系,只怕还以为这趟是师父派我来帮手的,当下都无异议。我却想在游戏里多呆几天,看看还有没有艳遇发生。

但走了几日,什么事也没有发生。倒是我整天跟这五个尼姑和三个少女混在一块,饮食起居都在一起,感觉难免怪怪的。一路上细细打量这八个女人,姿色都甚平庸,实在胃口不大。几日之后便闷得慌了,只是想着跟她们走容易遇上小说里的人物,才没有借故离开。

这日在一座山上走了整整一天,到日已西斜时才发觉这儿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我暗暗叫苦,心想难不成今晚就露宿山头了,还不知前面有没有艳遇,这么不好玩不如退出游戏算了。

正犹豫间,却听静照喜道∶“前面有户人家!咱们快去借宿。”

走近前去,却是一间木屋,门半掩着,叫了半天没人来应。静玄道∶“看来这间屋子没人住的,我们进去吧。”大师姐既这么说,众人自无异议。

入得屋来,却发觉里面打扫得十分干净,不像久无人住的样子。不过既来之则安之,几个小师妹便开始蒸水做饭。我坐着不好意思,也过去帮忙。

刚刚烧开了一锅水,静玄吩咐先冲壶茶来喝。我心念一动,暗叹道∶“既然没有好的女人出现,这静玄静虚在小说里也是有名有姓的,武功还不差,虽然年近三十了,但估计还是处女。反正现在要紧的事是赚分数,就别挑女人啦!”于是抢着去冲茶,暗中自是下了迷药。

众人走了一日路,早已渴得厉害,一壶茶没一会儿便给喝个精光。我诈作忙着,却不去喝,半晌便见那八个女人一一昏翻在地。

我嘿嘿一笑,将她们搬在一起,静玄等虽然武功高强,但此刻却是我砧上的肥肉。我看来看去,这几天女人虽然长得不怎么漂亮,但总算不怎么丑,不致于反胃。心想静玄名头最大,干了她最有得益。当下便先解开这灭绝的大弟子的衣裳。

静玄虽已不是小女孩,但练武之人肌肉结实,一对乳房甚是坚挺,虽不是太大但十分圆滑,抓起来很有肉感。我反正也不想怎样去体味,掏出肉棒,分开她的双腿,便即捅进。

静玄的阴道未经湿滑,干涩之至,而又十分紧窄。我皱皱眉头,涂了点口水在肉棒上,借一借力,又深入数分。耳听静玄轻哼一声,心中一跳,却见她仍然一动不动,知道她一时还醒不了,再不客气,肉棒用力一捅,只觉虽然给阻了一阻,还是一插到底。

我抽回肉棒,只见上面点点落红,心下一喜,又插回静玄的阴道里,一下一下慢慢抽插着。那静玄死人一般,给我奸淫着也毫无反应,何况她的相貌也不如何诱人,玩了几下渐觉无趣,心想目的已经达到,不必玩得太尽。将肉棒抽了出来,又去剥静虚的衣服。

静虚的身材高佻,但乳房却是小巧玲珑。我反正也无心细赏,径自分开她的双腿,肉棒便即插入她的阴户。胡乱抽插几下,便又转到下一个目标。

不到半个时辰,灭绝八大弟子的处女之身便都断送在我的肉棒之下。我肉棒从一个个干涩的阴道中出入,给磨得隐隐作痛。心中苦笑∶“天下做爱而像完成任务一般愁眉苦脸的,恐怕我是第一个!”肉棒虽然仍然坚挺着,但却并不如何感到爽快。

这时我肉棒正在侵入的是静照。我想起这静照日后跟着周芷若为非作歹,面目极是可憎,肉棒不由加速猛插。插得性起,捏开静照的嘴,将肉棒捅在她的嘴里捣弄几下,将她和她的师姐妹们的处女血都涂在她的口腔之下,然后翻过她的身子,将沾满她唾液的肉棒硬塞入她的肛门。

肛门比阴户更窄更干,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捅进了一半,肉棒已经磨得好似脱层皮。我皱了皱眉,万料不到同时奸淫这么多处女原来是件苦差。但心想机会难得,目前的主要目标还是赚够分数要紧,日后实力大增,还怕没有美艳的女人玩?

于是乎,苦着脸又一一破了八个女人的后庭,气喘嘘嘘,只觉全身上下包括那劳苦功高的肉棒都酸痛得要命,肉棒虽然饱览春色,依然高高耸着,但却仍然没有要射出来的感觉。

我暗叹一声,心想性交这东东也真是奇妙,有时欲仙欲死,有时却像在做苦力。我今日这奇景,只怕旷世以来是前所未有的。

正自胡思乱想时,忽听外面有人走近。我心中一凛,心想这深山中居然还有人乘夜赶路,必是高人无疑。匆匆穿好衣服,缩到墙角。果然那人直奔这屋子而来。

我听得门声一响,诈作昏了过去,却 着双眼观察。

藉着昏昏灯光,见来人是一个绿衣美女。我心中一跳,这正是我见过的纪晓芙!

纪晓芙一开门,便叫道∶“不悔!娘来了!”随即一声大叫,满屋的裸体女人显然将她吓得不轻。

不过随即她便定下神来,拨出长剑,也不去察看地下之人,只是大叫着女儿的名字,逐房搜去,却是不见女儿的踪影。

只听得纪晓芙喘气之声渐大,显然心中极是焦急。我暗想这原来就是她藏女之处,只不过为何我也没有看见她的女儿?反正猜也猜不到,也就不想了。

纪晓芙找了良久,终于坐到椅子上喘气,声音已略带呜咽。她坐了一阵,才站起身来,去细看地下女人的面容。

“静虚师姐!”纪晓芙一声大叫,声音怪异之极,显然震惊万分。只见她急急又去看其他人的面容,每看一人便叫一声,终于跌坐在地上发呆。

我缩在墙角不作声,灯光昏暗,纪晓芙一开始倒也没看见我。不过不久之她还是发现屋里还有旁人,一一将衣服覆盖在她的师姐们身上,紧握长剑向我慢慢走来。我这不知来历的男人此刻自是最大的嫌疑犯。

我心中一紧,生怕她问也不问便下杀手。做好随时退出的准备,静待其变。

纪晓芙长剑指着我的胸口,伸脚在我大腿上踢一踢,我心念一动,轻轻哼了一哼。纪晓芙见我有反应,又用力一踢。

我吃痛,“啊”的一声,诈作迷迷糊糊睁开眼来。纪晓芙喝道∶“你是什么人?”我缓缓坐直身子,诈惊道∶“你……你是谁?静玄师姐呢?”转头一看,叫道∶“静玄师姐!静虚师姐!你……你……你是个女人啊!你……你……你这不要脸的女飞贼!这种事你也做得出来!”

纪晓芙大怒,又踢了我一下,喝道∶“胡说八道!我是峨嵋派的纪晓芙,你是谁?”我道∶“那……那……那静玄师姐她们是你的师姐啊,你竟然对她们做出这种事来!你……你真是岂有此理!”肚里不禁暗暗好笑。

纪晓芙怒道∶“再胡说八道我就杀了你!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道∶“我叫孙祖,是灭绝师太叫我跟静玄师姐她们去打魔教的,我……”当下花言巧语,自称是灭绝的亲戚,将峨嵋山上的事情说得头头是道,反正那一节倒是真的,说起来竟也振振有词。

纪晓芙半信半疑,问起缘由。我只说刚才突然间便人事不省了,什么也不知道。纪晓芙道∶“我想也不会是你,你一个人也干不成,何况也不会晕倒在这里了。”但长剑仍然指着我。

我贴着墙慢慢地站起身来,指指她的剑。纪晓芙道∶“我还不能就这样信了你,到那边坐下!”指着我坐到桌子边。

我假装殷勤,倒了一杯茶,道∶“纪师姐先喝杯茶吧!”纪晓芙哼了一声,走了许多路,心中焦急,不免有些心慌意乱,口里又确实渴得慌,接过便一饮而光,我忙又给她再倒一杯。

几杯茶下肚,纪晓芙身体开始摇晃起来。突然喝道∶“你……你……”自是醒悟了她的师姐们晕倒的缘故。但已是迟了,身体“扑通”一声倒到地上。

我大喜,心想这番工夫可没白费,终于可以一亲这美人儿的香泽。刚才奸那些女人没多少瘾头,这下苦尽甘来,可大大不同啦!

被剥光衣服的纪晓芙身材果然不同凡响,雪白的身子玲珑有致,看得我那刚才抽插得有些酸痛的肉棒痒痒起来。我双手用力揉搓着纪晓芙丰满而又柔软的双乳,不禁将肉棒放到她乳缝中,将纪晓芙两团乳肉挤压在一起夹紧肉棒,缓缓抽动。肉棒磨擦着她光滑的乳房,龟头轻点着她的下颚,让纪晓芙丰满圆润的乳房抚慰着我那刚才在那些干涩的肉洞里擦得还有点痛的肉棒。

大美人的肉体就是和那些平庸的女人不同,我的肉棒只感畅快之极,早已没有什么不适的感觉了。我肉棒一边享受纪晓芙丰满而充满弹性的乳房,一边用力猛揉着,还轻轻搔弄着她两只已硬起来的小乳头。突然手指上微湿,一看,纪晓芙的乳头上竟已渗出一点乳汁来。

我心中一喜,撤了肉棒,俯下头去吸吮她的乳头,双手使尽力气用力挤着纪晓芙的乳房,一滴滴乳汁缓缓流入我的口里。好久没喝过这样甘甜的乳汁了,我对这意外奇遇自然不会浪费,将纪晓芙的乳房捏得不成样子,牙齿轻咬着她的乳头一拉一拉的弄了好久,纪晓芙的乳房中才不再流出乳汁来。我心道∶“不悔妹妹对不起了,我把你娘的奶都喝光了,没留一点还给你。”想到这儿,不禁“扑嗤”一声笑了出来。

虽然远没喝饱,但我已非常满意了。一只手继续揉着纪晓芙的乳房,另一只手伸到她下体去拨弄她的阴部。纪晓芙的阴毛也算比较茂盛的了,我胡乱抓了一抓,手指便去侵入她的销魂洞。纪晓芙的肉洞里已经有点微湿了,她虽是昏迷之下,身体还是诚实的嘛!

我两只手指在纪晓芙的肉洞捣弄几下,肉棒早已涨得难受,大大分开她的双腿,便即捅入纪晓芙的阴户。纪晓芙虽是生过孩子,但肉洞显然用过没几次,虽没她几位师姐妹那么紧窄,但也箍得我的肉棒甚是舒服,何况里面湿润,抽插起来更是顺畅。

我一边插着纪晓芙的小穴,一边用力揉着她的乳房。成熟女人的乳房怎么看怎么爱,我此时才深深体会到“爱不释手”这个词的深刻含义。不过略为遗憾的是我正在奸淫着的这个美人一动也不动,对我的得意之举毫无反应,殊少情调,未免美中不足。

我肉棒在纪晓芙的肉洞中没根而入,直至抵到她的子宫上,心想∶“要赚多的分就得玩得尽一点。”肉棒恋恋不舍地离开她的阴户,捏开纪晓芙的小口,插了进去。也不知这样算不算口交,反正就胡乱捣一捣,纪晓芙温暖而柔软的香舌倒也触得我的肉棒甚是舒服。

弄了一阵,心想得给她的后庭开苞了。刚才干了八个屁眼,都是硬插进去磨两磨便算完事,这次得工夫一些。吐了几口唾液到纪晓芙的菊花口上,手指抹均匀了,便轻插入肛门探了一探。纪晓芙昏迷中肌肉倒是十分放松,屁眼虽然紧但由于没有用力夹,手指还是能突破障碍而渐渐深入。

我的一只中指都没在纪晓芙的直肠里,旋了几旋,轻轻抽了几下才退回来,换上肉棒。我用力掰开纪晓芙的屁股,肉棒抵在她的肛门上用力插进。她的屁眼虽然给我松驰了一下,但仍然紧窄之极,我肉棒一分一分地慢慢深入,弄得满头大汗,才没根插入纪晓芙的屁眼之中。只觉她的肉壁紧紧夹得肉棒,趐爽之极。

刚才奸那八个女人的屁眼虽也是一般的功夫,但感觉可就是不同。我不禁嘴角凝笑,肉棒轻轻抽插起来。

我肉棒抽插着纪晓芙的屁眼,双手自然没放过她的一对丰乳,又抓又捏的。

不久便将精液射在纪晓芙的屁眼内。

累了半夜,实在困得厉害。不过一想起这批女人一旦醒来,非把我五马分尸不可,强打精神将她们一一捆得紧紧的,把八个女人吊在梁上,纪晓芙则绑在床上。大喘了一口气,肚里咕咕直叫,于是拿出刚才做好的饭,吃了个饱。

肚子一有着落,困意也没了,淫兴又生。扑到床上,又玩弄起纪晓芙的乳房来,肉棒在她下身两个肉洞里抽来插去,直泄了两次,才志得意满地拥着纪晓芙的裸体睡去。

我身处险境,不敢睡得太死,天刚亮时,一阵叫骂声便把我吵醒。九个女人一一醒来,自是羞愤之极,“淫贼奸贼”的骂个不休。我哈哈大笑道∶“灭绝师太要是知道她门下这么多弟子给人这样绑起来奸淫,一定会气得昏过去。哈哈,我就是喜欢她昏过去,虽然老了一点……”口里胡言乱语,双手在纪晓芙身上乱摸。

纪晓芙昨晚受了我最多的“滋润”,身体最是虚弱,只是不停的扭来扭去。

我笑道∶“纪师姐,你比她们漂亮多了,我最喜欢玩你!”将又是涨长起来的肉棒再度插入纪晓芙的阴户中,一下一下用力猛插起来。

纪晓芙泪流满面,身体扭动挣扎着。我不去理她,双手紧握着她的乳房,肉棒猛插轻磨,搞得纪晓芙淫水长流,淫声大作,终于不再挣扎。我淫笑道∶“纪师姐,是不是挺爽的?”

纪晓芙红着脸别过头去,倒是她八个师姐妹一直臭骂不休。我喝道∶“吵什么吵,是不是没被操骚穴痒痒啊?嘿嘿!”看着八具赤条条的女体吊在床边,心中也不禁兴奋。

八女面面相觑,羞愤之极,身体不停挣扎着,企图挣开绳索。我笑道∶“少费力气啦,还是看我怎么玩你们的纪师妹比较好!”肉棒在纪晓芙的小穴里磨一磨,骤然抽出来,又插入她的后庭。

纪晓芙的屁眼昨晚虽然给我玩过几次,但那时没有知觉。这时又给插入,痛得大声哭起来,肉壁不由绷紧,一夹一夹的,夹得我十分舒服。我笑道∶“夹这么紧干什么?我还想把水放在你的骚穴里,看你会不会也给我生一个小孩呢!”

猛插几下,又将肉棒捅到纪晓芙的阴户中,深深插入,将精液都喷射到她的子宫里面。


我反正也不懂什么时候会因奸成孕,也不在乎,只是想增加一下 辱这美女的效果而已。果然纪晓芙听我这么说,哭得更响,身体剧烈颤抖着。

我哈哈一笑,筹思着此事要如何收场。这时突然听到一声尖叫,转头一看,一个老妪抱着一个婴儿呆在门前。

我跳了起来,拿着一把剑指着老妪,喝道∶“是什么人?”那老太婆吓得直抖,战战兢兢的答道∶“这……这是我家啊……”我猛悟,转头对纪晓芙笑道∶“你女儿来啦!”抱着小孩放在她母亲身边,将那老太婆也捆起来。原来她昨日抱了小孩去串亲戚,今日才回。

我将老太婆推在一边不理,转身又扑到纪晓芙身上。淫笑道∶“纪师姐,你女儿要吃奶了。”将她一只奶头塞到婴儿口里,那小孩立即吸了起来。纪晓芙欲哭无泪,生怕伤了女儿,不敢乱动。

我将肉棒凑到纪晓芙的脸上,笑道∶“乖乖给我舔一舔,不然这小孩……嘿嘿嘿!”纪晓芙双眼血红,但却不敢有违,闭上眼睛,张口便将我的肉棒含在嘴里。我爽快地“啊”了一声,刚刚干过一阵的肉棒又渐渐涨大起来。

纪晓芙口交的功夫有限之极,只是舌头乱舔,不过我已是很满意了,手抓着她的头迎向我胯下,将肉棒深深到她喉咙上。纪晓芙喉中“呵呵”直响,忍着难受之极的呕吐感,套弄着我的肉棒。她一只乳房给我用力猛揉着,另一只却是女儿在吃着奶,羞耻之极,面红耳赤。

看着这赫赫有名的女侠羞耻的模样,真是难得的满足。我轻轻抚着纪晓芙的脸,道∶“真是漂亮!等一下我就射在你的嘴里,你给我全吞下去,知道吗?”

见纪晓芙羞红着脸,口里“嗯”了一声。

不过,正当我的第一炮精液刚刚射出时,背后“咚”的一声响,我忙转头一看,静玄不知如何竟挣脱了吊着的绳索,双手虽然仍是捆在一块,但已是拿着一把剑向我刺来。我大惊之下连忙急避,好在静玄双手麻木,动作笨拙,给我避了开去。那正在射精的肉棒骤然脱离了纪晓芙的小口,精液四处乱喷,连静玄的脸上也不免给喷了一点。

静玄一击不中,转身割开吊着静虚的绳子,然后又向我攻来。我武功不济,立时手忙脚乱,赤着身子乱跑。眼见被缚众女一一被放了下来,知道难以逃脱,忙暗叫一声“笑书神侠倚碧鸳”,眼前白光急闪,退了回来。

回到自家的床上,心神大定。心想这回连破了灭绝十个弟子的前后庭处女,还大玩了已不是处女的纪晓芙,差一点还上了周芷若,该当获益不小。到电脑一查,这一次竟是已得了一千多P,可惜的是没有细列出谁的分数多少。

金金又来了∶“这次你的收获不小啊!”

“嘿嘿!一共玩了灭绝的十一个徒弟,差一点就上了周芷若了,可惜……”
我回道。

“呵呵,周芷若不是那么容易上的。虽然她现在还小,但上她的难度仍然较大,除非你有较强的本领,比如能摆平那几个来探病的尼姑之类。所以你还是多赚分数,多买点武功器具要紧。”

“知道啦!”我高兴地说,心想这一千多P可得好好地花一花。

********************************************************************** 这一节一写就是九千多字,真是费了不少功夫。我是想写一些比较有意思的故事,不想一见女人就上,所以故事情节铺开得过多,希望能做到别有情趣吧。

不过这2·2好像呆板了一点,写得不算太好,大家就将就看着吧! ^_^

看了上集不少朋友的回应,有几句话想说。

首先2·1中写了一个小说中比较可恶的人物,有一些朋友可能误以为《金庸时空》会往这个方向发展。其实《金庸时空》细想起来,发展的空间还是挺大的,可以写出多种不同人物的不同故事来,并不一定拘泥于小人物,我本人是对那些女主角是更感兴趣的。对于某些朋友提到的一些女人,由于后面的故事还没想到,所以也不知道会怎么样写。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就是一定要有一个比较有意思的故事情节,故事也许不太,但会写出一些我自己心中一些自认为有趣的意念来(比如上集卖了丁敏君,这一集写到如做苦力的迷奸之类的)。另外东方不败这个东东兄弟是不会写的,对他没有兴趣,不过也许另两位也在写这故事的朋友会有兴趣……

其次是可口猫的意见,真是十分好,非常有意思。不过这样一来,这个游戏的设定便要复杂很多了,我就怕顾不过来。多添加一些器具药物真是个不错的主意。不过由于我想以写故事为主,所以不会让主角的本领提高得太快,这些东西的价格设定会很高。否则没两下主角便武功盖世(像《书中自有颜如玉》的主角一样。说到这儿,挂念起忘怀兄来,真是好久不见了,没人能联系到他吗?),就没有跟现在这菜鸟一样好展开故事了。

对于有两位朋友竟然对敝作感兴趣,说句老实话,我真有点心爱的女人给别人拿去分享的感觉。不过话说回来,这种景像总是rking极大的荣幸,何况这既然是一个游戏,自然可能出现多位玩家,从不同的角度去玩。所以对此我是十分欢迎的,两位仁兄请放心写下去。只要大家的取材和写作方向不同,同一个游戏可以玩出多姿多彩的遐想来。我不同意将想法交给一个人去写,因为你想到的东东到了我的笔下可能全然变味,可便糟踢了一个好题材了。

临兵斗者居然建议将我也写入狗吃屎兄的文章,真是#@*%&$!不过说真的这果然是一条妙计,我也不反对这么干,只要有人感兴趣去写便行了。只盼不要将我写得太低级就行啦,哈哈……
第三章
上一次一连干了十几个女人,真是累得要命,我躺在床上,也不作他想,先睡个大觉再说。

不料随后几日,我竟是忙得要命,难得一点时间来玩,每每念着游戏里的妙处,心猿意马。等到这天可以喘口气,我忙不妥地取出光盘,准备开始金庸时空第三次旅行。

上次虽然攒了千多P,但仍然找不到什么合眼的武功好买,想来想去,还是先练些内功的好,起码不会像以前那样弱不禁风。内功至高至纯者当属易筋经,但这东东竟分十七层,最低一层还要800P,贵得离谱。我犹豫了好一会,心想要练还是得练最好的,于是咬咬牙买下易筋经第一层,进入游戏。

亮光闪过,我突然打了一个冷战,眼前是一望无际的大海。我定了定神,发现这儿冰天雪地,我正站在海边的雪地上,海风吹过,彻骨奇寒。可怜我是南方人,从没见过雪,而且现在家里正值盛夏,我身上只穿了一件衬衣,这下立时给冻得直哆嗦。

海边风大,没一分钟我只觉手足僵硬,血液似乎马上就要凝固了。我勉强活动着手脚,后面不远处便是一大片树林,我气喘吁吁地朝林子里跑去,这样冷的天我还真没碰见过。

飘下的雪花落到我身上,融化的雪水更是冻得我哇哇大叫。我没命狂奔着,进入了那片树林深处,海风渐小,便寒意丝毫未减,我继续奔跑着,生怕一停下来马上便会给冻僵。

正当我眼看筋疲力尽的时候,前面似乎传来一阵阵的暖气,我大喜若狂,加快步伐,向前直冲,又跑了几里路。

说也奇怪,刚才还极冷的天气这下变得暖烘烘的,而且越向前便越热,不多时我已大汗淋漓,不仅冷意全消,反而热得要命。

眼前远远地看见一座火山,我脚心一软,跌坐在地上∶“冰火岛!这一定是冰火岛!”一想起此行的任务,不由一阵颓丧。

“殷素素……”这儿就只有这一个女人,而且上不着天、下不着地,别无选择。“但是要在谢逊和张翠山的眼皮底下奸淫她,却是谈何容易?”我四肢张开躺在枯草地上,大口大口地喘气,跑了这许多路,早已累得要命。

眼看着又过了半日,休息也休息够了,我却仍是一筹莫展。“唉,先找到他们住的洞穴再说吧,走一步算一步啦。也不知这时候张无忌出世了没有?”

肚子里开始咕咕叫,于是摘了几个果子吃了,一步一步四处乱逛。谁知这冰火岛极是广阔,走到夜晚,人影也碰不上一个。

夜幕之下,周遭的山头奇石嶙峋,似是张牙舞爪,面目可怖,夜风吹来,彻骨奇寒,身子直发抖。我提心吊胆,又怕碰上什么老虎熊罴之类那可就太冤了,无可奈何,折回树林之中。这岛一边太热,一边又太冷,只有中央那一段还算暖和,于是在那儿随便找个地方和衣倚在树脚闭目养神。

这儿夜晚甚短,才过四、五个钟头,天色已明,幸好一夜无事。次日一早,又开始了寻觅过程。


心想依书中所言,张翠山等所居的洞穴应该偏向冷的一边,于是一路摸去。

又是寻了大半天,一无所获,我肚中暗暗叫骂∶“他妈的什么游戏公司!把我摆到这鬼地方,这不明摆着折磨人吗?”肚子里又叫起来,吃几个野果根本就不顶用,而身上这件单衣在这么冷的地方跟没有也差不了多少,长到这么大,我才第一次深切感受到“饥寒交迫”这个词的含义。独自一人流落在这荒岛,心下顿感一阵凄凉。

天色渐渐暗下来,日已西斜,我仍然毫无头绪,漫无边际地挨着山脚乱闯,一边喃喃咒骂着,一边头重脚轻地往火山的方向走去。

忽然,前面发现了一堆土,显然是人工挖出来的,紧接着眼前几丈远处的山脚出现了一个大大的洞口,我大喜过望,加快脚步,直奔过去。此刻又饥又冻,头脑几乎忘了思考,跑到洞口,突然脚下一松,身子急堕而下。

我大叫一声∶“不好!”立时想起张翠山用来陷谢逊挖的那个陷阱。当下急念∶“神行百变易筋经……”手脚并用,向洞壁拍去。拍得几下,下堕之势果然稍缓,但脚上一痛,身子已然着地。这下立足不稳,一跤跌倒,摔了个发昏第十一。

我喘一口气,发觉自己并没受伤,才松了一口气。心想幸好有了一点轻功和内力防身,不然从这三丈余高的地方掉下来,不死也得丢半条命。望了望上面,足足有四层楼那个高,倏然冷汗透背。

上面一阵风声掠过,有人在上面喝道∶“谁!”我情知定是张翠山了,忙叫道∶“救命!”一个人影飞下,托了我跌上地面。

我惊魂甫定,一时也不知如何开口,急喘着气道∶“多……多谢……”眼前一个二十余岁的汉子,身上披着兽皮做成的衣服,神采奕奕,仗着剑用奇异的眼光盯着我。

“阁下是……”张翠山问道。

“我的船给风打坏了,飘了很多日子才飘到这里来。我……唉呀,不知这里是什么地方,大侠高姓大名?”我胡乱应付着。

张翠山怀疑地看着我,道∶“在下武当张翠山!这里是极北的一个荒岛,并无人烟。”我忙叫道∶“原来是张五侠!武当七侠名满天下,今日得见,何幸如之!”俯身便要拜下。心想我此行的目的是要搞你老婆,拜你一拜,略表歉意。

返回继续阅读热门武侠情色

武侠情色
点击:11202-1104:45金庸时空2
点击:8706-2603:42三国女性淫战1
点击:10203-1216:47黃蓉襄陽淫史[全集]
点击:12811-2913:03【被鬼奸的女人】作者:不详
点击:6911-2809:28( 古典系列 )玉女盟第八部分(全文终)
点击:6105-2801:34黄蓉与小龙女
点击:13409-1509:30乱交狂欢
点击:11107-0503:10三国荡妇貂蝉1
点击:16302-1104:45金庸时空
点击:7311-2707:31小李飞刀之乱篇
点击:8609-2520:49绿帽家丁秦仙儿
点击:8807-0402:44古墓荒淫古墓荒淫
点击:10006-2402:24西游记之淫乱天庭
点击:9907-0102:56黄蓉新传
点击:10711-2607:55【乳林外史之雪山圣乳】
点击:11011-2509:54【我和师娘雷雨中的孽缘】(19)
点击:7603-1216:48【中篇】三国貂蝉
点击:20808-0602:35【小龙女淫记】(神雕侠侣外传-小龙女前、后篇)
点击:13407-0102:53春药迷奸小龙女
点击:6008-0602:35(催眠)【魔武学院的图书管理员】(1-3) 作者:tomriddle23 
点击:6911-2809:11( 古典系列 )玉女盟第 二部分(全文完结)
点击:8606-1702:45落入日本宪兵手中的两个国军女情报员
点击:10311-1814:00仙剑淫侠传
点击:7107-0503:05青蛇为了姐夫出卖身体
点击:10407-0703:03西游记之智淫火焰山
点击:9511-2510:16绝艳观音[完][作者:淫荡佳人](二)
点击:4208-0303:07被强上的女战士1
点击:17006-2603:49斗破苍穹
点击:11906-2002:27女明星之大乱斗
点击:10709-2521:00神雕后传幻淫记
金庸时空2,情感三极片,情感三级电影,情感三级片,情感三级影片,情感三色片
情感三极片-欢迎来到色情感三极片综合自拍视频第一时间观看漂亮妹妹视频,男人激情天堂2018,请记住本站永久网址狠狠操色情网自拍网站播放流畅,无卡顿。男人情感三极片天堂在线视频只适合18岁或以上人士。
TOP反馈